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1937:家乡沦陷和南京屠城

2017-12-12 12:44 作者:春江水 人气: 评论(0

十二月十三日,是中国人没世不忘的日子。头一次听说日军南京屠城,是解放后我上初中时听父亲讲的。我家住J市西马路。父亲有时也说起当年日军攻占J市后,他在市里和西马路的所见所闻。断断续续,父亲说过很多。现以他的口吻,概述于下——
 
我在J市出生的前一年——1937年——日本兵就攻打J市了。市里的日本侨民和日本中学的男生都手持刀枪做内应。当年7月底,日军破城,黄军装的日本兵队、铁甲车就轰轰嘠嘠地圧过西马路。就在这年冬天,日军血洗南京,杀人如麻。第二年夏天 ,大水淹J市,水漫西马路。这些事,都是后来听大人说的。
 
我四岁时记事了。记得最深的,是日本人配给的什么面,难吃难咽,吃了不顶事,还屙不出屎来,得拿手抠,活受罪呀!为买这点苟命粮,你爷爷清早就得到西马路米面铺排队 。队伍一乱,警察的大棒子就上来了。
 
家家都得交铜、铁。没有的,就被砸开铜锁,起走铜合页,拆走铁门连吊。
 
J市也有“慰安所”,不只一处。有一处是专门“慰安”日本军官的,就在现在的哈密道上,是座三层小楼,当时对外称“东兴楼饭店”,老板就是日谍大汉奸川岛芳子——金碧辉。日本在J市抢夺民女,还把妓女驱上前线“劳军”。
 
忘了为什么事,有一回你爷爷带我坐人力车——J市称胶皮车——出门,可是必经不愿经过的“日本地”,就是现在的多伦道。走着走着,你爷爷突然小声警我:“别出声,日本子!”我见对面不远,正有个矮壮的人走过来。他黄呢子军装,肩膀上挂牌牌儿,高筒大皮靴,板着脸,一撮小黑胡,挺凶的。他倒背着手,挺胸昂然而过,不屑一顾路边停车恭让的中国人。
 
我上小学时添了日语课,还必修,必考。考得好坏,另有奖惩。
 
我四、五岁的时候,夏天的晚上,你爷爷有时领我上西马路边的灯影下凉快一会儿。有好几回,西马路上过‘花电车’。车身上写着大字,粘红挂绿、花枝招展地隆隆驶过。我问大人花电车是怎么回事。你爷爷说不知道。回到家他才告诉我:“听说日本子又打胜仗了。他们庆祝。”我问,打胜谁了 ?“别问了!”你爷爷对我向来亲和,那回可挺生气。后来,花电车少了,可有时西马路上还过。再后来,不知哪来的消息,听说日本兵打了败仗,也过花电车,硬说是打胜了,糊弄中国人。你爷爷瞪着我,道:不许跟别人说!记住没有?”
 
父亲早已退休,但国难的日子——比如九·一八、七·七事变 、J市被占、八·一三、血洗南京、济南惨案、日侵台湾——他都记得住,说得出。老年人记性差吗?他们可能忘却近事,却能长记久远的往事,因为往事不都是过眼云烟。今年12月13日,是南京遭血光之灾的八十年祭。民族的苦难已进入中国历史的大脑皮层。“历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中国不记仇日本,但一定要记住日本,认识日本,认识它的过去,认清它的现在,认准它的将来,以两手对两手。无防必有灾,有备则无患。防备灾患须自强:硬实力和软实力,以此告慰八十年前南京那三十万冤魂和十三年国殇的三千万死难者。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5-2017 www.qheq.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