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张显宗推理小说系列第一部八章(1-4章)

2017-11-16 08:52 作者:小韵和小云 人气: 评论(0

第一章

D小区5楼501室的客厅里温暖如春,大功率的立式空调卖力地工作着。43寸的液晶电视里播放着不知道是哪个台的什么节目,吵吵闹闹地,张显宗充耳不闻,根本无心观看。他坐在宽大的皮革沙发上呆呆地看着窗外寒风凛冽的夜晚已经一个多小时了,手里茶杯中的红茶早就凉了。

今天下午的场景在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回放…一片狼藉的房屋、焦黑的尸体、痛哭晕厥的女人、伤痕累累疲惫不堪的男人、被救护车接走的老人和孩子……就像是被黑暗裹挟着的大屏幕电影,那么深刻揪心地环绕着他,让他无处躲藏。

下午当他踏入废墟一般的房间里第一眼看到那具还不满5岁的焦尸时,心立刻就像是被一个公牛一样壮实的拳击运动员狠狠地打了一拳。真想捂住胸口立马逃之夭夭。但他的责任不允许他这么做,所以他只能快速投入工作中,以便掩饰自己无法直视的目光。

这样的场面张显宗不管遇到多少次都会像第一次那样感到撕心裂肺和无所适从。

张显宗今年39岁,在S城消防大队已经工作了13年了,从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见习消防员到现在沉稳老练的消防大队副队长,他经历了许多次抗险救灾的考验。他在同事们的印像中一直是一个处变不惊,勇敢果断的消防战士。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一回到独居的房子里,一切就都改变了,他时常感到深深的烦躁和无助。

他不喜欢这样—不,不是不喜欢消防员这份工作—只是单纯不喜欢这样脆弱的感觉而已。

很多时候,张显宗都会感到深深地羞愧,作为一个饱经磨练的消防战士,如此脆弱真的是无地自容。如果让人知道的话……

"唉——"

长长地叹息一声,张显宗闭上眼睛躺倒在沙发上,想要好好睡上一会儿。

"哎!!!"

躺下还不到一秒,他就一声惨叫跳了起来。

也许是对被他完全忘记的报复,在他躺下的瞬间,一杯红茶全部倒在了他那件纯黑色的高领羊绒衫上,杯子咕噜噜地滚到地毯上,湿漉漉的茶包甩到离杯子不远的地方。

"真倒霉!"

赶紧从桌上抓起一大把纸巾擦拭着身上和手上的茶水,张显宗的心情恶劣到了极点,眉毛几乎拧到了一起。

用还抓着纸巾的手捡起地上的杯子和茶包,顺手把杯子放在身边的茶几上,然后茶包和擦过的纸巾被甩进了沙发角落的垃圾筒里。干完这些,张显宗脱掉湿了一大片的毛衣和衬衫,连拖鞋也懒得穿上,就光着脚走过铺着茶褐色地毯的客厅(张显宗有一到家就脱掉袜子的习惯,所以他家不论是客厅还是房间都铺着地毯。),把衣服扔进卫生间一角的洗衣机里,然后到房间里打开衣柜的门,准备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

这时,他无意间瞥见镜子里裸着上身的自己,不由得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镜子里的人虽然已经39岁了,但身材保持得相当不错,不胖不瘦,肌肉匀称有力,肤色健康,双腿修长。虽说不像明星那样耀眼,但也相当有吸引力。张显宗的脸也长得不错,他有一双迷人的眼睛,不是很大但眼角含情睫毛浓密,有一种秀眸惺忪、撩人心怀的迷惑感。脸型,讨人喜欢的菱角嘴(上唇较薄,唇角上翘,唇形饱满的一种嘴形。有点像水里的菱角一样。),皮肤也很好。

不过,作为消防战士,这样的脸看上去确实不够阳刚。

而且与身边那些不修边幅的同事和朋友们比起来,张显宗平时的生活作风也不够"粗糙",他总是把自己打理得干净清爽,从不抽烟。为此,他没少被朋友们笑话。

可这已经成了习惯了,就像他回家不穿袜子、就像他的同事朋友们戒也戒不掉的烟草一样改不了。如果哪天他邋里邋遢或衣服穿得不舒服,又或者几天没洗澡了头发上都是头皮屑,他就会像吞了死苍蝇一样的难受,做什么都没有劲道……。

"呃!"

回过神来突然发现自已居然在对着镜子发呆,张显宗不自然地用手挠了挠稍显凌乱的头发。

麻利地穿上棉睡衣再套上一件浅灰色的毛衣,张显宗看了一下表,11点差8分。时间已经很晚了。

经过刚才那一番折腾,好不容易有的一点点睡意被驱赶得干干净净。张显宗决定再去看一会儿电视。

于是他又回到客厅,做回沙发,正准备拿起遥控板,这时…

"是你告诉我,冬天恋爱最合适,因为爱情可以让人暧和……"手机彩铃响了起来。

他习惯性地迅速拿起了手机……

第二章

黑暗中的街道清冷而又无助,女孩走在长长的未料通道上,心中是无尽的黑暗深渊。

没有人会来帮助她的,没有人会来可怜她的,只因为这张脸,这张丑陋无比的脸!

纤细白皙的手指抚上沟沟坎坎的脸庞,还有那深陷的眼窝,女孩的心里在滴血。

刚才当红色的光芒照亮天空的时候,女孩脑中一片空白,她为什么会那么做?为什么要伤害那个人?

想不明白的事情有很多,就像父母为什么从来不来看她一样。

他们养活她,给她钱,却不愿意来看她!

就像是一个单独圈在笼子里的小鸟一样,女孩需要的从来不是金钱,而是心灵的寄托和亲人的关怀。

这个女孩有着漂亮的身段,腿长腰细,如果光看她的背影,相信大部分的男人都会趋之若鹜。

女孩的手也非常美丽,十指芊芊,手型修长,尤其是她的皮肤,非常的好,几乎白的毫无瑕疵。

但是,老天爷偏偏给她开了一个恶毒的玩笑,女孩有着一双如同骷髅一般深邃的小眼睛和厚的不像话的嘴唇,还有那像男人一样骨峰凌厉的脸型,都让看到她正脸的人瞬间退避三舍。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看到她脸的人没有一个不厌恶她,就算是戴着口罩和墨镜,也没有办法,因为那高耸的颧骨总是让人一眼就对她的容貌失望万分。

再好的身材也敌不过一张丑陋无比的脸庞,女孩彻底对这个世界绝望了。

但是,她没有想到,连那个唯一给予她笑脸的人也如此残忍。

红色恶魔的身躯已经胀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可是在女孩的心里,它还在持续壮大,甚至连脑髓都要烧毁了……

——————

“副队,不好了,中心商业街那边的华亿小区199栋刚刚又发生了一起火灾事故,火势蔓延得非常凶猛,我们现在正在赶往现场,你快过来吧!!”

“什么?!”

张显宗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手里的遥控板重重扔到茶几上,大声对电话里吼道:

”我马上过来,你们到达之后随时向我汇报情况,知道吗?!!“

”是,明白了!“

把手机往裤兜里随意一塞,张显宗一把拉扯掉刚刚换上去的睡衣,也顾不得冷不冷了,直接套上外套就往外冲,连空调也没有关。

等他到达现场的时候,才真正意识到情况有多么的严重。

现在,呈现在张显宗面前的火焰已经直冲天际,华亿小区199栋整栋小高层都燃烧起来了,十几支消防水枪对着房子喷洒。

高高的云梯已经架起准备救援,哭声求救声响彻了夜空。

扩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第三章

2016年2月17日,火灾发生当天下午

“妈妈,看见我的记事本了吗?”

19岁的岳绮罗刚刚踏进楼道,就马上转身回到了家门前。

岳绮罗的家住在华亿小区199栋3层2号室,房屋面积76.5平米左右,里面装修得非常舒适和宽敞。

家里的房门没有关上,妈妈正在里面忙着打扫卫生。

岳绮罗今天下午要和同学一起去参加某个大学教授举办的书友会,现在同学妈妈开的小汽车已经在楼下等她了,所以岳绮罗很心急。

那本记事本是她每天必须带着的,岳绮罗的记忆力不是很好,听妈妈说小时候挺好的,不知道为什么后来长大就变差了。

所以岳绮罗出门总是带着记事本。

今天她没有背书包,为了方便,只带了一个手提的帆布袋子,所以一出门就发现重要的记事本没有放进去,这才回转来拿。

“哦,你等一下,我到你房间里去看看。”妈妈放下手里的吸尘器,一边回应着,一边向岳绮罗房间走去。

“你快点,同学都等急了!”岳绮罗在身后催促,漂亮的大眼睛看着手表,耳边听到妈妈打开房门的声音。

岳绮罗有着一张很古典的脸庞,漂亮,温婉甚至有些严谨。就像是民国时期的大家闺秀一般。

她的头发乌黑浓密,但是又很柔软,像暮色森林一样的齐刘海遮住了她的整个额头,与眉毛齐平。后面的长发如浓墨一般几乎遮住了整个后背。

岳绮罗不喜欢把头发扎起来,她喜欢长发飘逸的感觉,并不觉得做事的时候头发披散下来会有什么不方便。

更重要的是,同学们都喜欢岳绮罗的这一头长发。

女孩子嘛,总是有一点虚荣心的,岳绮罗也不例外。在她这个年纪,每一个姑娘都爱美,都喜欢得到赞扬。

很快,妈妈就拿着记事本从房间里出来了。

岳绮罗一把接过它,匆忙向楼下跑去,连和妈妈话别都没有来得及做。

只听见妈妈地声音在楼道里回荡:“绮罗,小心点,不要摔了,晚上早点回来吃饭,知道吗?”

“哦,我知道了。”顺口回答着,岳绮罗已经到了一楼楼梯口。

她从来不乘坐小高层的电梯,一来是因为老是听见有人抱怨电梯故障,二来她们家住的楼层比较低,也用不着电梯。

就在岳绮罗刚刚离开楼道的时候,迎面走来的一对年轻男女让她愣了一下。

那个年轻的男人比岳绮罗大不了几岁,好像是住在她二楼的某个住户。

男人长得非常英俊,就像是电视里的明星一样,虽然岳绮罗没有见过他几回,却也曾经偷偷地恋慕过他。

今天,这个男人的身边跟着一个穿着靓丽,身材极佳的女子。

当岳绮罗抬眼看到女子的脸的时候,仿佛遇到鬼怪一般被吓了一跳,赶紧移开视线。

这是一张多么丑陋的面容啊!岳绮罗从来没有看见过怎么丑的女人。

颧骨高耸,眼睛不仅小而且凹陷,嘴唇厚得像是非洲人的嘴,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还一脸迷恋地看着走在前面的英俊男生,好像完全忘记了自己丑陋的外表。

这让岳绮罗一瞬间感到发自内心的恶心厌恶。

别过视线,岳绮罗匆匆从他们身边跑过去,她不想因为这样而坏了自己的好心情。

就在她跑过两个人身边的时候,岳绮罗可以明显感觉到男人的视线似乎在自己身上停留了几秒钟。

第四章

意想不到的事情总是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发生。

岳绮罗现在正在书友会开心地同朋友们交流着,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家的楼房已经陷入一片火海之中。而出门回头拿记事本的那一刻,是她最后一次见到母亲的容颜。

岳绮罗的父亲早逝,母女俩相依为命,因为从小体弱,她对母亲的依赖可以说是远远超过了同龄的少女。

残酷的现实已经如同恶魔,向岳绮罗张开了血喷大口。她却毫无知觉,依旧荡漾着甜蜜的笑容。

——

2016年2月17日凌晨2:38,火灾现场

市里的消防队已经全员出动了,消防车几乎将位于华亿小区入口左侧的199栋楼房整个包围。

水柱从四面八方冲向熊熊燃烧的冲天火焰,为了不波及无辜,199栋前后左右的商家和楼房里,人员已经全部撤离。

虽然是天寒地冻,但是,张显宗身上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浸得湿透。外套早已经扔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现在楼房里面还有不少居民没有及时撤出,不断有逼到绝境的人带着火焰从高层一跃而下,非死即伤。

没有办法,为了救人,只能采取突击的方案,张显宗首当其冲,早已几次进出火场,最后一次突出重围的时候,身上的防护服几乎被火焰包围,为了保护手里的孩子,他只能用身体作为盾牌,紧紧蜷缩起来,贴着地面翻滚到了外围。

严重烧伤的孩子被紧急送往了医院,战友们忙不迭的将张显宗身上的火焰扑灭,撕扯下他已经不能再用的防护服,才算保住了他们副队长的性命。

但是,依然有人陷于重围,希望已经越来越渺茫,火势却没有任何缓解的意思,甚至有借着风向继续蔓延的可能性。

张显宗的手部,腿部和背部有不同程度的擦伤和灼伤痕迹,人也已经精疲力竭,医生和护士想为他处理伤口,但被张显宗拒绝了。

事故实在太严重了,赶过来的医护人员根本不能再把心思分到他的身上。

双手撑在膝盖上,张显宗大口呼吸着焦糊的空气,心急如焚,火焰映照在他闪亮的瞳孔中如同张牙舞爪的恶魔,愤怒和仇恨在张显宗内心沸腾。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张显宗, 推理小说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5-2017 www.qheq.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