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风天逸衍生总裁爱情小说第二部份(4-6章)

2017-11-14 12:47 作者:小韵和小云 人气: 评论(0

第四章

其实,从到医院开始,雪妍甄就已经醒了过来,他不敢睁眼,不敢面对,姐姐在离开之前告诫过他,逸文家的人全都对雪妍家恨之入骨,如果被他们发现女孩子的身份,后果就会……

雪妍甄不敢往下想,他太害怕了,只能假装继续昏迷。

本来以为一切都可以安然度过,因为逸文天翼从来不来看她或者接近她。雪妍甄以为她真的可以一直瞒下去,直到姐姐前来接她。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雪妍甄就被父亲告知必须装成一个男孩才能够留在雪家,因为雪家后代里没有男孩,这会被其它两大家族耻笑的。

雪妍甄的父亲不仅争强好胜,而且极端重男轻女,他们的母亲因为连生了两个女孩,被父亲赶出了家门,不知去向。

自此以后,雪妍甄就过起了假小子的生活,没有蝴蝶结,没有花裙子,每天被强迫和一群男孩混在一起。

弱弱小小的雪妍甄时常被男孩们打得头破血流,但是父亲却视而不见,总是告诉他:你是男孩,要打回去,知道吗?

雪妍甄怕父亲生气,父亲生起气来的样子很凶,但幸运的是父亲从来没有打过她和姐姐,只是时常告诫她们不能暴露雪妍甄的身份。

因为不开心,因为没有真正的朋友,雪妍甄时常装作生病来逃避和那些男孩子在一起。

这个时候,姐姐就会帮他一起欺骗父亲,虽然雪妍甄知道欺骗是不对的,但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这样子的谎言一多,父亲索性就让雪妍甄除了上学之外哪儿也别去了,他对外宣布雪妍甄体弱多病,以蒙混她不是男孩的事实。

父亲也想过和别的女人再生一个男孩,可是没有一个女人为他生下过男孩,失望之余,父亲只能用金钱打发了那些情人,让她们带着自己的孩子远走高飞。

当时,以雪妍家的实力来讲,父亲的情人们是不敢不听他的话的。

回想起过去,雪妍甄就止不住的颤抖,她唯一可以倾述心事的只有姐姐,现在,连姐姐都不在身边,雪妍甄的心里闪过一丝绝望。

女孩的身份曝露,不知道雪妍家会被耻笑到什么程度。

雪妍甄担心着,她一直接受父亲畸形的教育,后来又被逸文天翼关起来,完全与外界隔离,根本已经没有了正确的认知。

她只觉得自己女孩的身份是丢脸的,是有损家族名誉的,就算家族已经不再,她也无法打开自己的桎梏。

躺在柔软的病床上,感受到身子已经被打理干净,小腹也不再痛了,雪妍甄却不能安心入眠。

她闭着的眼眸上睫毛在不停颤抖,一直控制不住。

“小甄,你醒了吗?”耳边传来逸文家管家客气的声音。

管家伯伯总是那么客气,不说别的,当雪妍甄干不动或者干不完活的时候,每一次,管家伯伯总是愿意去替她解释,虽然不一定有用,但是,雪妍甄觉得管家伯伯是这个家里最好的人了。

战战噤噤地睁开漂亮的眼眸,雪妍甄眼泪挂在眼眶里。

“你先别哭,告诉我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性别?”管家问。

害怕是害怕,但是雪妍甄不是笨蛋,她知道瞒不下去了,于是断断续续地说了实话。

等管家听完雪妍甄杂乱地叙述之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是真心为这个可怜的女孩子难过。

但是,他拿的是逸文家的工钱,所以也不好多说什么。必须按照逸文天翼的命令办事才行。

稍稍顿了一下,管家开口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痛不痛,能站起来吗?”

来之前管家已经大致向医生打听过了雪妍甄的情况。所以他才会那么问。

“我没事了。”雪妍甄低声回答。

“那好,你换一下衣服,我们这就出院,少爷说要你今晚呆在别馆等他。”

“不……”雪妍甄脱口而出,有些事她还是明白的,害怕在雪妍甄的脸上一览无余。

“你不要胡思乱想,少爷只是想问你一些事。”

“好,我知道了……”雪妍甄的脸红到耳后,低下头认错似地说。

“唉!”再次轻叹一声,管家让新聘的中年妇女走进病房,帮助雪妍甄换衣服,自己则走到了病房外面。

这时,管家的手机适时想了起来,一看是小主人的电话,老管家立刻紧走几步,离病房远一点之后才接起电话。

“年伯,”逸文天翼的声音在电话那一头响起,似乎有些暗哑,管家姓年,所以逸文天翼总是称呼他为年伯。

“年伯,她怎么样了?”

“没事了,现在阿姨正在帮她换衣服,小姑娘一直在哭,很害怕。”年伯实话实说。

“……”电话那一头传来了短暂地停顿,不久之后,声音再次想起:“我晚上还有点事,不去别馆了,你把她安顿好。还有,那些活暂时都不用做了,去定一家饭馆给工人们送饭,卫生的话交给阿姨。”

“是,我知道了。”年伯毕恭毕敬地回答。

第五章

其实,这个时候逸文天翼就在别馆里面。

挂了电话,把手机随手扔在桌子上面,逸文天翼仰面躺靠在了沙发上。

下午发现了雪妍甄的秘密之后,逸文天翼就什么事情也没有心思去做,连公司都没有去。

他一个人静静地呆在别管里面,心中是抑制不住的烦躁和纷乱。

他感觉到自己仿佛正在被什么东西控制一样。

满心满眼都是雪妍甄躺在地上痛苦的脸庞,她美丽如同扇子一样的睫毛,仿佛时时扫过逸文天翼敏感的神经。

欲罢不能的情绪不断在高高在上的‘王子’心中发酵,让他心烦意乱。

下午——

逸文天翼盯着自己的手指想着。

他的手特别漂亮,手指修长,手背虽然布满细细的青筋,但是,却不影响整体美观,反而给这双手增添了一抹别样的色彩。

他把手指摆到自己眼前,回忆起下午用这双手揭开雪妍甄胸前衣服时的情景:

柔软,美丽,如同天使一般的雪白酮体就呈现在眼前。

当遮盖揭开的时候,仿佛逸文天翼心中的迷雾也被揭开了。

他突然意识到一个可怕的问题:当年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 会要求叔叔把雪妍甄作为交换条件留在身边的呢?

难道真的只是为了报仇?

逸文天翼不愿意再继续想下去,如同他不愿意承认,近在眼前的事实一般。

也许,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把雪妍甄当成是一个男孩儿来看待。

又或许,第一眼见到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雪妍甄是个女孩儿。

叔叔有时候真的要比他敏锐的多,逸文天翼心里想。

他一次又一次暗示、提醒自己。却没有得到自己足够的重视。

现在,逸文天翼终于明白为什么叔叔一定要他放雪妍甄走的理由了。

是他对雪家的恨,还有对雪妍甄这个人的执着,让逸文壬看到了他内心的矛盾。

逸文壬可能觉得,只有放雪妍甄离开视线,才有可能让逸文天翼忘记仇恨,一心看向未来。

“可是叔叔,已经太晚了!我可能这辈子都没有办法放手了。”

逸文天翼对着无人的空间喃喃自语,他决定了的事谁也没有办法改变。

雪妍甄必须留在自己身边,哪儿也不许去。

咬咬牙,逸文天翼直起身体,一把拿过手机拨通了叔叔逸文壬的电话。

此刻是晚上7:50,叔叔应该还没有睡觉。

他要和叔叔谈一谈,好好的,认真的把雪妍甄的事情同逸文壬做一个交流。

不管叔叔怎么想,逸文天翼下定决心要把雪妍甄留在身边。

但并不是说他忘记了父亲的仇恨。

叔叔不是认为他执着吗?那就执着到底吧。

既要报仇,也要雪妍甄这个人。

逸文天翼在等待电话接通的时候,心里就想好了叔叔白天问到他的准备订婚的人选。

雪妍甄必须爱上他逸文天翼,然后成为关在这间别馆里没有自由的金丝雀。

看着他同别人步入婚姻的殿堂。

这就是逸文天翼想要得到心中所爱,却不肯放弃仇恨的唯一解决方法。

雪妍甄就像是逸文天翼心中盛开的罂粟花,有毒,却又绝对放不开手。

但在此之前,逸文天翼必须得到叔叔的默许,这是一个界限,毕竟他现在还不是逸文企业的当家人。

第六章

几天之后,逸文天翼再次来到了作为别馆的老旧别墅中。

这一次,与以往都不同,以往,他从来不削于来到别馆,因为别馆里有仇人的儿子。

现在,他却带着一份心心念念的心意而来,为了这份心意,他在这些天里茶饭不思,心神不宁……

完全已经不像自己了,逸文天翼从来没有想过他的心里居然会这么思念一个人。

但是,这个人是否会爱上自己呢?

这就像是生意场上的一个目标一样,是让逸文天翼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清纯,美丽,完美无瑕,她是那么地让人心意淳淳,自从那一天看到她楚楚可怜的样子之后,逸文天翼就再也忘不了了。

他承认,自己喜欢美丽的事物,特别是让人怜爱的,弱小的,也许这和他一贯的强势有关,强势的人不会再要强势的伴侣不是吗?

逸文天翼眼眸在闪动,那是爱的光芒,但是,他不想让雪妍甄这么快就看到,或者说,永远不想让她看到,所以,他今天踏入别馆大厅之后,就一直闭着眼眸。

那双原本锐利的眼眸掩盖在重重顾虑之下,带上了不自知的柔软。

而他对面的雪妍甄同样茶饭不思,心神不宁。

自从医院回来之后,雪妍甄的心就没有放下过,她想象了无数种被嘲讽,被侮辱的状况,也做好了一切承受以及沉默的心理准备。

但是,雪妍甄万万没有想到,到来的居然是温柔和爱意。

是的,逸文天翼要雪妍甄爱上自己,死心搭地的为自己伤心,就必须先变得温柔,拿出‘虚伪’的爱意来。

‘虚伪’是他为自己的真心找的借口,逸文天翼怎么可能承认那份架构在仇恨上面的爱意呢?

管家年伯已经提前到达别馆,带着雪妍甄在客厅内恭候逸文天翼的到来。

现在,他们的少主正站在客厅门口,却一直闭着眼眸,没有进来的意思。

他的这种态度,在雪妍甄眼里,便是暴风雨即将到来的前兆。

雪妍甄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不要怕,不要怕,拿出勇气来,不是已经知道会怎么样了吗?’

她不停在心里默念这些话语,甚至轻轻嘟囔出了声,低垂的眼眸也渐渐同门外的男人一样闭了起来。

直到——

“诶!诶!小甄,不要发呆!”耳边传来年伯轻轻提醒的声音。

雪妍甄赶紧睁开眼睛,却被眼前放大的英俊容颜吓得差点惊叫出声。

为什么没有叫出声来,原因非常简单,因为她的嘴唇被逸文天翼灼热的双唇给堵上了。

逸文天翼一边伸手将雪妍甄抱入怀中,一边示意管家可以走了。

不一会儿,房间中就只剩下了一个有备而来的男人和一个惊恐不已的女孩子。

雪妍甄对于男女之间的事非常懵懂,封闭式的环境让她没有任何机会接近任何一个男人,甚至逸文天翼和管家年伯之前也几乎没有与她接近过。

所以,在她心目中,除了姐姐之外,其它的人都是那么可怕,这么多年的囚禁,让她失去了太多太多。

就算是逸文天翼那让其他女人神魂颠倒的热吻,在雪妍甄看来也是可怕的,就像逸文天翼是要吃了她的狮子一样。

无视雪妍甄后退的身体,逸文天翼手上用力,将到手的人儿紧紧纳入怀中,不让她有任何逃脱的机会。

习惯于主观控制的逸文家少主,他感受不到雪妍甄那样无奈、无助、仿徨的恐惧,也感受不到一个离开亲人,独自承受仇恨的女孩心中的防备。

天意注定,没有一个人可以改变,自以为是的掠夺,只能得到无法想象的痛苦,锐利自信的眼眸也终将看不到那云雾背后的未来之光……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爱情小说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5-2017 www.qheq.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