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风天逸衍生总裁爱情小说第一部份(1-3章)

2017-11-14 12:44 作者:小韵和小云 人气: 评论(0

风天逸现代架空,总裁文,HE虐心,风天逸延续妖艳贱货性格

第一章

21世纪,这是一个日新月异的时代。

各种人才和科技层出不穷,商场和官场竞争激烈,人要想在这个世纪里争得一席之地,名利双收,付出的代价,可不是一星半点。

甚至有的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最后还是一败涂地。

就像雪妍家一样,几十年来,他们同晏雨城的另外两大巨头逸文家和傅家斗了不知道多少个回合?最终还是被踩在了脚下。

雪妍家因此成为了晏雨城第一个濒临没落的贵族。

此刻在晏雨城最得权得势的便是官商两界通吃的逸文家了,当代家主是市长,家中长子虽已过世,但家中次子垄断着晏雨城的房地产市场,还开有大型的食品连锁超市以及轻工企业,可谓是春风得意。

而傅家虽然在官场上没有什么势力,但是商界实力也不弱,晏雨城汽车行业以及周边服务几乎都是他们傅家的产业,长女傅玲玲不仅是晏雨城有名的时装设计师,还是家喻户晓的影视明星。

雪妍家之所以会没落,就是因为逸文家和傅家联合打击的缘故。

造成这样凄惨的结局的原因要追溯到雪妍家的上一代家主还健康还在的时候,也就是十五年之前。

那时的三家实力不相上下,但是,逸文家已经有的向官场进军的苗头。

雪妍家的上一代家主十分自负,但却偏偏只生了一个女儿和一个无法担当重任身体羸弱的小儿子。

而逸文家却出了两个能力超群的儿子,甚至六岁的长孙也活泼聪颖,令人羡慕。这令雪妍家主实在无法接受。

为了急于求成,也为了尽快抑制逸文家发展,他居然联合黑道上的人对逸文家家主和他即将进入市政府的长子下了杀手。

最终造成了逸文家家主受伤,长子被杀的可怕结果。

可逸文家也不是吃素的,他们立刻就主动联合当时还在发展之中的汽车业巨头傅家,全方位压制排挤雪妍家的企业。

导致雪妍家全面崩盘,一蹶不振,上一代家主也因此疾病缠身,不出三年就撒手人寰。

但是,就算这样,逸文家家主也不解气,因为死的是他最疼爱的长子,所以他动用政府关系把杀人的罪名安插在了雪妍家唯一剩下的当家人,也就是雪妍姐弟的叔叔身上,让其锒铛入狱。

为了救叔叔,当时仅有22岁的雪妍家长女雪妍美乐不得不忍痛拿弟弟作为交换。

这是她跪在逸文家家主面前求得的条件,虽然不明白究竟是为什么,但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

2014年1月29日,雪妍姐弟待在他们唯一所剩的公寓里面等待着逸文家的回信。

两个人对坐在饭桌前,默默无语,桌上摆着两个瓷杯,里面的水已经凉透,对坐的两个人却谁也没有想到要去喝一口。

沉默的对望中,两个人都努力地珍惜着这最后的相处时刻。

“小甄,你还没有过16岁的生日吧?”美乐拉过弟弟的白皙细嫩而又冰凉的手,紧紧包裹在自己的手掌心中说:“对不起,这么小就要你到别人家里去受苦。”

“没关系的,姐姐你不用自责,这是我自愿的。”

雪妍甄垂下小扇子一样的睫毛,柔声细语的说。

虽然还未成年,但因为家中的变故,他也开始学会了隐藏自己的感情。

他努力的掩盖着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

雪妍甄知道姐姐心疼他,可是却没有办法挽回一切,所以姐姐的心比他更痛,更难受。

“姐姐,你放心,我过去之后会努力干活,乖乖听话,尽量不惹任何麻烦。等叔叔出狱之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雪妍甄的脸还带着点婴儿肥,白白嫩嫩的脸颊此刻看不到一丝血色,嘴唇微微开合着,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戴上颤抖。

听着弟弟如此“懂事”的保证,雪妍美乐心却更痛了,她知道一个脆弱的孩子要进入一个对他充满憎恨和不屑的强大家族将会遭受到什么样的对待。

她不敢想象她的小甄往后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雪妍美乐挪过椅子,一把将弟弟抱入怀中,泪水大颗大颗的滴落在弟弟的秀发间,一瞬间自责,愧疚,酸楚和疼痛全部涌上心头,哽咽无语。

感受到雪妍甄还没有长开的身体不停地在微微发抖,她知道弟弟也控制不住哭了,这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残酷了。

这时,门口不合时宜地传来的敲门声。

“扣扣扣—扣扣扣——”

雪妍美乐清楚该来的终于来了,她赶紧擦了一把眼泪,放开弟弟。

拿起手边的手帕,替弟弟擦干净哭的一塌糊涂的小脸,小声嘱咐说:“记住了,不管有多苦多难,都要坚持忍耐下来,等姐姐和叔叔发达了,一定来接你回家。”

“嗯!”乖巧的点了点头,雪妍甄小小的身躯坐正在椅子上,僵硬的看着前去开门的姐姐的背影。

就要离开温暖的家,去到一个他完全陌生的地方,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

雪妍甄感觉到自己连喉咙都在颤抖,他努力地克制着,却依然克制不住身体上传来的一阵阵的寒意。

公寓的房门被打开了,没有想象中的很多人进来。

只来了一个年纪很大的管家,管家的身后跟着一个趾高气昂,眼神藐视一切的少年。

他就是逸文家当代家主的长孙—逸文天翼,比雪妍甄大三岁,今年刚满19周岁。

年轻的逸文天翼已经显示出一个强大家族继承人所该有的一切特征。眉眼之间初露霸气,举手投足散发着掩盖不住的桀骜气息,像足了一匹蓄势待发的雪域银狼。

“你就是雪妍甄?”

小小的“银狼”没有理会站在门口打招呼的雪妍美乐,直接就走到了雪妍甄面前。

问话间毫不客气的一把抓住雪妍甄圆圆的脸庞,手上力道很大。

雪妍甄脸上立刻泛红,痛得他小小的哀叫了一声,眼泪汪汪的大眼睛不得已对上了小少爷那灼灼地犀利目光。

“嗯,长得是挺好看。”

手上没有减轻力道,继续卡着雪妍甄脸左右查看,小少爷的脸上倒是显出了些许满意的神色。

这种近在咫尺的侮辱,就像是观赏一件物品一样摆弄着自己的弟弟,让雪妍美乐差点忍不住冲上去把这个小子扔出门外。

但是忍不住也得忍,不忍的话叔叔要怎么办呢?

雪妍美乐死死地咬着牙齿,她甚至感觉牙龈都快被自己咬出血来了。

看到自家小主人的反应,脸上始终没有一丝表情的老管家毕恭毕敬的问:“少爷,现在就带他回家吗?”

“哼!我才不会带一个杀人凶手的儿子回家呢。”

逸文天翼不屑的甩开雪妍甄已经被他卡出指印的脸颊,说:“先把他安排到别馆去,管家,别馆现在应该没人住吧?”

“是的,已经闲置很久了。”

“那好,以后不用再派女仆去别馆打扫卫生了,都由他一个人干。还有,工地上几百号工人的饭菜也由他一个人做,”

回过身来,逸文天翼拿手一指管家继续说:“你每天派人定时给他送东西,过去检查,拿饭菜。不准他踏出别馆半步。卫生没有搞干净或者工人们没吃饱,都要照我父亲定下的家法处置,明白了吗?”

“是。”

没有过多的言语,老管家只是弯下腰,应了一声。

从他的态度可以清楚的看出来,平时这个小少爷在家里是多么的说一不二。

交代完,逸文天翼让老管家拉起还楞楞地坐在凳子上的雪妍甄,带着人就走。

雪妍美乐赶紧抢先一步拦在门口,她急急的问:“那我叔叔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坐牢了,这是你爷爷答应好了的!”

“呵呵!居然还有脸同我们讲条件。我告诉你,逸文家要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来问!”

冷冷的甩下这句话,逸文天翼用眼神示意门口带来的保镖把人拉开。

被保镖一左一右拉住手臂,迫不得已让出路来的雪妍美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快步离开,眼中充满了不甘与憎恨。

即是恨逸文家高高在上的羞辱,也是憎恨自己的父亲居然干出那样的事,让家人蒙受如此的耻辱。

就在逸文天翼和老管家即将消失在走廊尽头的那一刻,雪妍美乐突然又喊住了他:

“等等!逸文少爷,我想以一个姐姐的身份求你,不要责打小甄,无论怎样,他都是无辜的……”

“……”停下脚步,逸文天翼停顿了一下然后说:“他今后就是我的一条狗了,与雪妍家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我想怎么对待他都是我的自由,与你无关。”

字字句句中都透露着这个男孩儿冷酷的作风。说完,他就带着所有人迅速地离开了,留下雪妍美乐独自站在公寓门口品尝这痛苦的滋味……

雪妍家付出了全部的代价,所换来的结果就是:雪妍美乐的叔叔由死刑改判为15年有期徒刑。

不过这个结果,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在听完判决之后,雪妍美乐就变卖了所有的家当,一个人远走他乡。

不仅仅是为了离开这伤心之地,她还期待着在其他的地方东山再起,十五年之后有能力回来支持出狱的叔叔和带走被逸文家夺走的弟弟。

但期待和想象是美好的,却代替不了事实,一个人坐在飞机上的雪妍美乐对未来一片迷茫,思绪万千……

第二章

一晃六年就过去了,彼时的雪妍甄已经过了22岁的生日,虽然是男孩,但长得瑰姿艳逸、明眸皓齿、肌肤胜雪。

六年来,他一直被逸文家大少爷关在逸文别馆中,一次也没有出过门,甚至不知道外面的世界都变成了什么样子。

刚进入逸文家的时候,他还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孩子,做事笨手笨脚,因此也没少被逸文家少主责罚。

后来渐渐的习惯了,适应了。

到现在他还是每天承担着繁重的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的工作。

每天要做几百号人的饭菜,还要打扫一栋偌大的别墅,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雪妍甄几乎是每天凌晨五点不到就起床,一直要干到半夜十一点多才能休息。

所以他原本细嫩的双手上布满了因干活而产生的裂创,一到冬天就疼痛无比。

就算是如此,逸文天翼也没有放过他,冬天还是照常要干同样多的活,一天也不能少。

大概是因为杀父之仇深深的埋在了逸文天翼的心中,所以他恶劣地对待雪妍甄,就像对待一个仆人一样,完全不把原本与他同等地位的雪妍甄放在眼里。

雪妍甄是个乖巧内向的孩子,什么苦都往心里咽,平时逆来顺受,不言不语,这让他的境况更加糟糕。

雪妍甄已经22岁了,没有读过大学,对外面的世界根本不了解,甚至每天连个讲话的人都没有。

这个样子,如果被逸文家抛弃的话,恐怕他今后在社会上根本没有立足之地,没有任何能力养活自己。

雪妍甄因为常年的劳累和难过,长的要比普通22岁的年轻人瘦小许多,再加上他本来就身体羸弱,所以经常生病。

他实在是太需要一个人来关心了。

每次生病,都是冷冷清清的一个人待在大房子里,像小动物一样蜷起身体,躲在被窝里独自舔舐伤口。

但总算生病的时候不用干活儿,管家也会给他带来药物,这也总算是一点小小的关心吧。

——

2020年4月12日

逸文家主馆

这是一栋装修得富丽堂皇的花园别墅,门前是诺大的牡丹花园,一条花间小道从大铁门一直通到别墅正门。

牡丹花是已故的家主夫人逸文奈最喜欢的花朵,逸文奈据说是一个优秀温婉的女人

他原名穆锦奈,当年尤其受到逸文天翼爷爷的喜爱。

逸文奈一生为逸文天翼的爷爷生了两个孩子,都是男孩。

老大便是逸文天翼的父亲,死在了雪妍甄的父亲手里。

老二名叫逸文壬,在逸文天翼的爷爷死后继承了家族企业,目前是逸文家的当家人。

逸文壬年过四十,依然没有娶妻生子,他十分疼爱侄子逸文天翼,把天翼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看待。

逸文壬曾经当着已故父亲的面发誓:无论将来自己是否娶妻生子,逸文天翼都会是自己的继承人,决不食言!

逸文天翼天生聪颖,15岁的时候已经跟着叔叔开始了解家族的事物,现年25岁的他在叔叔的调教下俨然已经是逸文家的半个当家人了。

今天,正好是逸文天翼父亲的祭日,一家人从墓地回来之后,都聚在主馆的大厅内一边喝茶休息,一边聊着天。

“天翼,最近那个雪妍家的孩子怎么样了?”

逸文壬突然想起雪妍甄的事,随口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逸文天翼一手端着茶杯,一手搂着新交的女友(晏雨城著名女演员于玲珑)轻描淡写的说

他只顾着同于玲珑调笑,根本没有在意听叔叔讲些什么。

逸文壬叹了一口气,放弃了关于雪妍甄的话题。

换了一张比较严肃的脸,逸文壬继续说:“天翼,市中心那边的公司你准备什么时候接手?”

“七月份的时候吧。”逸文天翼转过头来,他不明白叔叔为什么要突然问起这个。

“那结婚的对象呢?你有人选了吗?你已经25岁了,照理说早该有订婚对象了。”

“合适的人选啊……”

这件事逸文天翼倒还真没有想过,他微微仰起头,倒靠在沙发上,一副思考的样子。

“我啊!当然是我了!天翼,我们都交往了那么久了,第一人选总应该是我吧!”边上的于玲珑毫不顾忌脸面,挽着逸文天翼的胳膊撒娇说,胸部都快贴到逸文天翼身上去了。

逸文家可是一棵大树啊!于玲珑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的。

看到她这个样子,边上的逸文壬皱了皱眉头,脸上微微显出厌恶的神情。

其实逸文天翼也不喜欢这种撒娇卖萌的女人,再说他又不是真心喜欢她,和这些女人交往不过是出于好奇,随便玩玩而已。

撇了一眼边上像牛皮糖一样的女人,逸文天翼抽回自己的胳膊,把两个手垫在头的后面,斜瞄着于玲珑的脸。

于玲珑并不在意他的态度,还是用发嗲的声音说:“天翼,就选我好不好,我什么都听你的!”

“于小姐,你是不是应该回家了。”

逸文壬实在看不下去,适时掐灭了于玲珑那不切实际的幻想,并示意逸文天翼可以撵她离开了,毕竟这是逸文家的家庭聚会,带这个女人来逸文壬本来就很不满意。

接收到叔叔的眼神示意,逸文天翼倒也爽快。

他推了一把于玲珑的肩膀,让她离自己远点,说:“哎!你今天下午不是有个广告要拍吗?还不去?”

“有你在身边,广告不拍也可以的啦!”

于玲珑不依不挠,撅起红唇卖萌。

“什么可以不可以的,我让你去你就快点去,知道吗?”逸文天翼毫不客气,又推了于玲珑的娇躯一把,有点火大。

见逸文天翼要生气,于玲珑赶紧慌慌张张站起来,向逸文家两代当家道了别之后,尴尬的离开了。

她可不想惹逸文天翼不高兴,丢了晏雨城最有钱有势的大少爷的欢心。

于玲珑走了之后,大客厅里一下子安静了不少,逸文壬也放松身体靠在沙发上,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热茶。

沉默片刻之后,逸文壬再次开口。

“我在想,这些年过去了,是不是应该放到的孩子自由…我前几天去看了一眼,很文静,很乖巧的一个孩子。也已经长大了,你……”

“叔叔,”逸文天翼打断逸文壬的话,不耐烦的说:“今天是父亲的祭日,我不想提他。”

“好!不提就不提”

逸文壬知道逸文天翼心里的仇恨放不下,雪妍家虽然已经败落,但逸文天翼还是始终忘不了杀父之仇。

之后叔侄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儿天之后,逸文天翼便起身去了公司。

他走后,逸文壬批阅了一些管家送来的文件,感觉累了,便上楼休息去了——

其实,叔叔的话逸文天翼并不是完全听不进去,他只是放不下心里的结,不肯主动提及。

坐在豪华轿车的后座上,逸文天翼的脑海中浮现出雪妍甄那张漂亮又怯懦的面容,和他总是像受惊的小白兔一样的表情。

想起雪妍甄青涩明亮的眼眸,对不上刚才于玲珑庸俗势利的眼神,逸文天翼就有一种不想放他走的感觉,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想。

“如果他不是雪妍家的人就好了……”逸文天翼想。

逸文天翼对雪妍家恨之入骨。

他们俩家本来并没有多大的瓜葛,就是因为雪妍甄父亲善妒好胜,才害得他成了孤儿。

逸文天翼的母亲在他还不懂事的时候就过世了,天翼一直都和父亲相依为命,父子俩感情极深。

无论是谁,伤了他父亲的命,逸文天翼都会十倍奉还。

但是,父亲死的时候,逸文天翼还小,他没有能够亲手结果杀父仇人的性命,这是他一生的遗憾。

所以,他要把这一切都回报到雪妍甄的身上,让那个杀死他父亲的人在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宁。

轿车里的空调似乎有些过热了,逸文天翼把西服的扣子稍微松开,以一个舒适的姿势靠在柔软的座位上。

逸文天翼身材非常匀称,宽肩、劲腰、长腿,穿西装尤其好看。25岁的他,早已彰显出迷人的男子魅力。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想到雪妍甄,他感到莫名其妙的烦躁。

‘是不是别馆那里出了什么事情?’逸文天翼突然对自己的猜测生出了一种新的想法。

第三章

叔叔逸文壬早就不想再惩罚雪妍家了,从六年前雪妍家败落以后,逸文壬就已经放下这件事了。

他一直想放走雪妍家最后的血脉,要不是逸文天翼坚持,雪妍甄可能早就不在他们逸文家了。

六年来,唯独迟迟放不下仇恨的,就只有逸文天翼了,但是,他迟迟不放雪妍甄的原因难道真的仅仅是仇恨吗?

逸文天翼自己也不愿意去多想,他的答案似乎呼之欲出,又似乎连他自己也不甚明了……

担心叔叔会不会瞒着他放了雪妍甄,逸文天翼的心情恶劣到了极点。

他朝着司机怒吼了一声:“快,掉头去别馆!”

正在安心开车的司机,被逸文天翼突如其来的怒火,吓了一大跳,赶紧连声应承:“是! 是!少爷!”

迅速调转车头,豪华轿车朝着逸文家别馆的方向绝尘而去……

逸文别馆内

这是一栋带有尖顶和塔楼的仿欧式建筑,彰显着古老的氛围,却并非年代久远。

红瓦和砖墙覆盖着它,外表看起来有些微斑驳,墙上还长着一些爬藤植物,红灰色中混入绿色,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在其中。

门前诺大的花园疏于打理,花草树木长得稀稀落落,凌乱不堪。

园外的大铁门上挂着一把陈旧的大铁锁,平时除了逸文家管家到来的时候,这把铁锁从不开启。

逸文天翼自从把雪妍甄领到这里之后,就从来没有来过看过,都是管家按照他的命令吩咐在打理雪妍甄的事。

一场意想不到的危机正向着单纯的雪妍甄迎面而来,而此刻的他却浑然不知。

雪妍甄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感觉身体极端不适,像是生病有与平时生病不太一样。

昨晚雪妍甄收拾完所有的家务之后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了,劳累了一天的他感到浑身无力。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自己一整天下来连一口饭都没有好好吃,身体自然是吃不消了。雪妍甄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

他准备去厨房吃点东西,然后赶紧睡觉。

拖着发软的双腿,雪妍甄朝厨房走去,刚踏进厨房门,毫无征兆的,小腹袭上一阵酸麻疼痛。

脚步晃了几下,雪妍甄捂住小腹蹲到了地上。

小腹为什么会疼痛,这个原因雪妍甄自己是知道的,但他不能向任何人说。

已经许久没有这样疼痛过了,大概有半年的时间了吧。雪妍甄在心里想着。

单手腾出扶在厨房的墙壁上,雪妍甄想勉力站起身体,但是酸软的双腿怎么也不听使唤,试了几次都不行。

最后,疼痛得实在厉害,雪妍甄狠狠地跌坐在了地板上,捂着肚子,头上冷汗直冒。

感觉有什么湿湿的液体从身体里溢出来,雪妍甄心里暗暗叫苦,多年以来的害怕和恐慌再次袭上心头。

‘这下真的麻烦了!’

想到秘密被揭穿的后果,雪妍甄浑身就止不住地颤抖,以前如若不是逸文家的少爷讨厌他,从来不来别馆,恐怕雪妍甄的秘密也不可能保存到现在。

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赶紧站起来,把自己洗干净,找干净的衣服和布料换上,然后把弄脏的衣服藏起来。

要不然明天就真的躲不过去了。

雪妍甄害怕极了,他也顾不得肚子的疼痛了,转身就像自己卧室的方向爬过去。

许久没有被问候过的身体一阵一阵发软,小腹的疼痛再次加剧,像针扎一样,雪妍甄几乎要晕厥过去。

他一边爬,一边死死卡住自己的大腿,让自己保持清醒。

‘绝不能被发现……绝不能被发现……’雪妍甄的脑海中现在只剩下了这个念头……

——

就这样,一晚过去,太阳再次挂上天空。

等逸文天翼感到别馆的时候,已经是隔天的下午了,他直接就在客厅里看到了一幕可怕的场景。

雪妍甄脸色惨白的倒在木质地板上,白色的T恤灰迹斑斑,里面露出一截不明意义的白色布条,仿佛什么东西松散了。

灰蓝色的裤子和地板上满是血迹。

逸文天翼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家伙自杀了!

怔愣了几秒之后,逸文天翼发现了不对劲,他扑上去一把扯开雪妍甄胸前的衣服。

等到看到里面的场景之后,逸文天翼瞬间什么都明白了。

一股从未有过的焦急和懊恼袭上逸文天翼的心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看着此刻的雪妍甄,逸文天翼心中隐隐感到一丝疼痛和后悔。

一把抱起地上的人儿,逸文天翼一边向外冲,一边大声朝门外吼着:“司机!司机!快!!送我们去市立中心医院!!”

很快,雪妍甄就被送到了市立第一中心医院的妇科病房内。

经过主任医生的一番检查和治疗,雪妍甄的情况总算是平稳下来。

来到走廊里,主任医生直接把逸文天翼叫到了一边,对他说:“这女孩的情况很糟糕!”

医生的话震惊了站在一边的管家和司机,六年多以来,他们头一次听说雪妍甄居然是个女孩?!

逸文天翼脸色凝重,没有开口,只是继续听着医生的叙述:

“这孩子的身体状况很差,可能是长期劳累和郁郁寡欢的结果。所以……”医生说道这里,顿了一下,似乎是不好在身后两个人面前开口。

逸文天翼何等聪明,一下就明白了医生的意思,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两个人一前一后进入医生办公室,关上了房门。

在房间里,医生对逸文天翼和盘托出雪妍甄目前的窘境,并要求他以后绝不能再发生这种事了,要不然会对雪妍甄的身体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

“最好有一个年长的阿姨可以照顾她一段时间,问清楚小姑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生身体上的变化的,还有,问一下她最近是不是一直没有来——,大概有多长时间了。我等一下给她开一点药,回去一定要按时服用,这几天再不能劳累,要好好休息。”

不去管逸文天翼的脸色,医生一口气说完,便低头开始写起了处方。

逸文天翼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从医生办公室里走出来的,他除了震惊之外,似乎还有什么正在慢慢爬上心头。

那是一种让逸文天翼不愿承认的感觉。

挥了挥手,打断了身边想要开口询问的人,逸文天翼在管家耳边低声嘱咐了几句话,并把一张处方单放到管家手里。

“是,我知道了。”管家毕恭毕敬弯腰应承。

然后,逸文天翼便疾步离开了医院,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在逃跑一样,无助和恼怒还有不知名的情愫围困着他的心情,让他无所适从……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爱情小说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5-2017 www.qheq.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