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唐山海衍生(微玄幻)爱情小说完整版第四部份

2017-11-13 11:12 作者:小韵和小云 人气: 评论(0

第三十一章

刚刚在卡车车轮底下捡回性命的徐碧城,最担心地就是她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唐山海。

“山海!山海!你在哪里?!”心慌地小女人忍不住脱口呼唤。

唐山海一个激灵,附近都不知道有没有毕忠良设下的暗伏,这个时候碧城不可以胡乱呼唤,自己不会有事,可是她会有大麻烦的。

赶紧一把捂住徐碧城的嘴巴,唐山海在她耳边说:“我在,不要开口,假装吓坏了,蜷缩到那边角落里去,等没人注意了,再移动。”

点点头,徐碧城收住话头,装可怜她还是可以的。

于是,小乞丐因为害怕缩进了墙角,一群围观的人指指点点大放可怜之词,一段时间之后,人们就不再关注这个差点死去的小乞丐了,有几个好心的人在徐碧城面前投下几枚钱币,徐碧城在唐山海的指示下一一将它们收入怀中。

然后,一人一魂继续开始他们险象环生地路途。

在途中,唐山海一直在思考,究竟是谁会袭击他们,卡车没有驾驶人,一眼看去,可以断定是恶灵做的。

但是,唐山海自身已经提高了等级,不再是凡间魂了,而是恶灵害怕的驱魔灵了,哪个恶灵会主动来袭击驱魔灵呢?

唐山海百思不得其解。而且,刚才在保护碧城的时候,唐山海有一刹那感觉到了一丝强大的气息。

真的只有短短地一瞬,然后就感受不到了。

‘难道是一个等级强大的恶灵?’唐山海揣测着,可他总觉得这个答案太过于简单了。

等级强大的恶灵是极其稀有的,连受冥界维护的驱魔灵每一次升级都要冒着生命的危险,何况是如同逃犯的恶灵呢?

自己不会真的衰到一升级就遇到强力对手吧?!

不可能,如果被强力对手跟上,李小男说过,冥界其它等级高的驱魔灵也会被引来帮忙的。

那么,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这个时候,唐山海想起了李小男的另一句话:“如果恶灵找到刚死的人类宿主,进入他还留有余温的身体内,就可以立刻复活死人并代替他的灵魂。”

“此刻,死人身体上未散尽的生命之气就会成为恶灵的掩护,让驱魔灵,尤其是等级低的驱魔灵察觉不到他,因而这样的恶灵会十分危险。”

唐山海又想到在行动处毕忠良办公室的时候,鲜血的味道,一个凡间魂和一个地狱花灵的诱惑,被自己一脚踩倒不明生死的苏三省。

刹那间,唐山海明白了,苏三省一定是死了,自己那一脚踩在苏三省的当胸,很有可能伤及他的心脏。

这样的话,很可能是那个时候引来了强力的恶灵,恶灵发现一个刚死的人体,侵占了他。袭击也是重生的苏三省(也就是已经无所忌惮的恶灵)干的。

这样想来,他和碧城这一路就更加危险了,唐山海打起了百分之百的精神,防备着可能再次袭来的危险。

第三十二章

陈深此时在医院里的日子也不好过,毕忠良还在昏迷之中,虽然救下毕忠良的是陈深,但是,也是他在行动处内与毕忠良大闹才会造成如此恶劣的后果。

因此,在毕忠良夫人刘兰芝到达同仁医院,听说了事情的全过程之后,陈深就立刻被发疯似得嫂子轰出了病房门,怎么解释都没有用。

刘兰芝知道他喜欢徐碧城本来就很生气,她心目中一直在为死去的李小男惋惜,现在,徐碧城竟然把自己的丈夫伤成这样,陈深却还在维护她,刘兰芝怎么也接受不了。

一个是丈夫,一个是如同弟弟般的存在,刘兰芝最不希望的就是他们之间发生冲突,她希望在乱世中,这一份好不容易得来的宁静和惬意可以永远维持下去。

刘兰芝没有明确的信仰,她是那种小家为重的普通女人,紧抱着徘徊在死亡边缘的丈夫,她泣不成声。

陈深独自站在病房门口很久很久,听着嫂子没有中断过的哭声,看着进进出出步履焦急的护士和医生,陈深不知道自己究竟希望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毕忠良如果醒来,徐碧城和唐山海就将面临行动处疯狂的搜捕和报复;毕忠良如果没有醒来,自己该如何向嫂子交代,他们多年以来建立起来的亲情也会随之土崩瓦解。

从内心来讲,陈深是感激刘兰芝的,他也感念于刘兰芝对他的真心付出,并不想伤害这个女人的心。

可是,信仰和道路是自己选择的,自己必须用全部的忠诚来把它走完。

如果非要选择伤害的话,陈深想:就让伤害冲自己来吧!不要再围着他的亲人转了!

——

福寿烟馆的门口,皮蛋正百无聊赖地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一边弹着手里的小玩意,那是一根制造炸弹剩下的小铁丝。

皮蛋没事就习惯在烟馆门口望风,这样他可以随时知道到底有没有特务在他烟馆附近做什么事,或者有没有什么人正在一脸无所谓地欠扁样走向他的烟馆——当然这种人只有陈深一个。

今天,一切都很好,门口应该没有什么大事,正准备进去喝一口茶水,皮蛋的眼光被不远处一个邋遢的小乞丐吸引住了。

‘诶?这个人怎么这么眼熟,好像是个女的吧?’皮蛋暗自揣度。

他仔细看着越走越近的小乞丐,就在乞丐即将到达烟馆的阶梯底下的时候(当时皮蛋在二楼的走廊外面,烟馆二楼走廊外面有外围的阶梯可以通向一楼)。

突然,皮蛋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一个箭步冲到楼下,用力提起小乞丐的衣领就像烟馆内拉进去。

嘴里还骂骂咧咧地说:“小混账!你居然还敢出现,上次在我的烟馆骗烟抽,跑得倒挺快!这次我看你往哪里跑!!”

小乞丐奋力反抗着,可似乎皮蛋的力气要大她许多,很快两个人就消失在了烟馆一楼的大厅里,不知去向。

门外忙碌的人群看了几眼之后,也就事不关己地继续忙自己的去了,毕竟,在现在的世道里,这种事多了去了。

第三十三章

被皮蛋一把拉进大烟馆的就是徐碧城。为了可以及时援助到每一个战友,皮蛋对他们的体貌特征都研究的非常透彻。

所以当徐碧城来到他50步开外方位的时候,皮蛋就认出来了。

他的想法是:徐碧城既然会打扮成这样到这个地方来,肯定是陈深关照他怎么做的,所以必须先让她进烟馆后屋再说,一直待在前面的话,很可能会被其他的人认出来。

皮蛋的反应极快,他也是个中老手了,办法那是信手拈来。

等到把徐碧城拖拽到堂屋里以后,皮蛋赶紧松了手,并让一个信得过的女孩子去给徐碧城拿来了干净衣服。

徐碧城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小资情调了,她胡乱地用清水抹掉脸上的泥土,套上皮蛋给她的粗布衣服。

在唐山海眼里看来,倒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的清爽和精神。

这时候,皮蛋身边的小姑娘已经出去忙别的活了,刚刚洗完脸,还没来得及擦干的徐碧城,甩着两手的水,回过头来就说了一句:

“山海,你看我这样还行吗?是不是没有以前漂亮了?”

“你你你说什么?”皮蛋一下子被他吓到了,结结巴巴地问。

这个时候,只见徐碧城单手的过来一片像羽毛又像树叶一样的东西,对皮蛋说:“拿着它,试试看。”

皮蛋不知就里,犹犹豫豫地拿过徐碧城手里的东西,正当他要反复研究的时候。

突然,空气中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皮蛋,好久不见。”

“……!!”

“……(⊙o⊙)…”

“鬼啊!!!……”

那一天,在福寿烟馆的后院,传出了响彻整条街道的一个男人惊叫的声音。

用最快的速度拿出枪支的皮蛋,正伸直双手,哆哆嗦嗦地对着虚空中警告:“你你别过来!别过来啊!!”

他这样,徐碧城和唐山海都有一种想扶额的感觉。

最后,还是唐山海飘到皮蛋边上,出手压下他手里的枪支。

说:“皮蛋,别这样,会走火的!”

他的这一举动,差点把皮蛋吓得灵魂出窍。

瞬间扔掉手里的枪支,皮带一屁股坐到地上,发呆似的看着虚空,似乎要看出点什么名堂来。

就在这个当口,能够安抚解释的人终于来了,陈深哼着小曲儿踏进了皮蛋烟馆的后院。

第三十四章

进入后院的陈深一看见这种场景也是吓了一跳,徐碧城缩在角落里,皮蛋一脸惊恐地坐在地上,手里还拿着手枪乱挥着。

陈深赶紧一个箭步冲上去夺下皮蛋手里的枪,生怕他一不小心走火伤到徐碧城。

“你这家伙到底怎么了?”陈深大致猜到了一点端倪,但他还是问了一句。

“鬼!鬼!唐山海的鬼魂找上门来了!”

“不要胡说!你脑子烧坏了吧!”陈深你立刻一把捂住皮蛋的嘴,用眼神示意所有人跟他进屋再说。

待到大家都到了里屋之后,陈深关紧房门,这才转过头来开始向皮蛋说明情况,听着他一字一顿的叙述,皮蛋的嘴越张越大,最后几乎可以塞得下两个鸭蛋了。

“你编故事忽悠我呢吧?”皮带一开口就是这麽一句话。

陈深的手立刻在皮蛋头顶虚晃一下,做出要打人的姿态说:“这种事情我骗你干什么?你自己刚才不也听到了唐山海的声音了吗?”

“是不是因为这个小东西?”皮蛋缩着脑袋,举起手里一直捏着的,徐碧城在院子里给他的一小片东西,问陈深。

“这是山海重生的时候,从他翅膀上掉下来的东西。山海告诉我,只要拿着这个东西就可以听见他的声音。”徐碧城在边上解释。

“唐山海真的重生了?”

“是。”这回是陈深肯定的回答。

“现在这件事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你必须严格保守秘密,山海还没有完全得到重生,这一段时期,必须要有碧城自己来保护他,这是重生必不可少的步骤。所以,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帮助碧城和山海。”

“可,可是,”皮蛋咽了一口口水,继续说:“徐碧城不是和你……”

“皮蛋!”陈深立刻制止他,“碧城和我已经…是过去了,他现在一心一意爱着的是唐山海。”

听到陈深的话,皮蛋有些不可思议的转头看向徐碧城。徐碧城也不回避他的目光,只是轻微的点了点头,算作肯定陈深所说的话。

等到搞明白所有的事情之后。皮蛋站直了身体,他问陈深:“那接下来你需要我做什么?把徐碧晨藏起来吗?唐山海究竟还有多久才能复活?现在毕忠良已经接近疯狂了,时间越长就越危险!”

“这个你放心,通过了在行动处的考验,我想碧城已经得到了冥界的认可。冥界很快就会给我第三次试炼,这一次过后生命就会重新回到我的身体里。”唐山海在虚空之中回答。

这回皮蛋并不那么害怕了,他朝虚空中伸出手说:“山海,就快要成为战友了,如果可以的话,握个手吧。”

很快,皮蛋的手落入一个温暖的掌心,虽然看不见和自己握着的那只手,但是这让皮蛋确信,唐山海确实是回来了。

“但是,危险,可能并不仅仅来自于毕忠良。”握过手之后,唐山海话锋一转,说出了令众人惊讶的话。

“我和碧城刚才在路上遭到了袭击。我感受到了恶灵的气息。但是,真正操控这件事的应该是一个人。”

“怎么说?!”陈深赶紧追问。

“我猜想,被我们打倒在地的苏三省可能已经死了,恶灵占据了他的身体,操纵苏三省袭击了我!”

“所以说我们之后最危险的敌人可能不再是毕忠良,而是苏三省!”

第三十五章

在福寿烟馆的后院,四个人商定好未来的行动计划之后,唐山海和陈深就暂时把徐碧城交给了皮蛋,让皮蛋另外给徐碧城再找合适的安身之处。

等关心她的两个男人都走了之后,徐碧城却不愿意再去其他地方了,她对皮蛋说:“与其你再给我找安全的地方,不如我就留在烟馆里面吧。就当个小乞丐,天天给你打杂,然后讨点饭食。”

“不不不,这可不行!”皮蛋立刻摇头拒绝:“这要让陈深知道了还不扒了我的皮,唐山海也不能同意呀!你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怎么能让你天天灰头土脸的当乞丐呢?”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徐碧城不以为然,说:“你们不都说现在是乱世吗?乱世,就当以大局为重,皮蛋你说,我是不是你们的战友?”

“这个当然是啊!”

“那就可以啦,你们能吃的苦我也能吃,我不想总是受到特殊对待。我知道,山海的牺牲全都是为了保护我,全都是因为我太笨太愚蠢了。我不能再连累你们了,每一个人都不可以。在你这儿当小乞丐,是最好的掩盖身份的方法。”

“毕忠良肯定不会想到我会邋里邋遢的天天蹲在你门口要饭,我留在这里,不是更方便你们保护我吗?而且我保证,今后有什么想法都会提前告知你们三个人,绝对不会再私自行动了!”

看着徐碧城眼眸里闪现的诚恳,其实皮蛋倒觉得这不失为一个既安全又妥帖的好办法,而且还省事省力。

毕忠良太了解陈深了,他同样也了解陈深对徐碧城的爱。就像毕忠良自己宠爱妻子一般。深爱着的人是不可能希望她去遭受一点苦难的。

有的时候,正是因为太了解才会造成忽略,也会因为太熟悉才会造成无知无觉的疏漏。

思考了片刻之后,皮蛋下定了决心,有时候还真不能完全听那两个被恋爱冲昏了头脑的男人的话。

于是她对徐碧城说:“好,但是这件事先不要告诉唐山海和陈深,隐瞒他们一段时间,让他们可以安心去对付毕忠良和苏三省。我会说我已经将你安排在一个绝对隐蔽的地方,没有必要任何人都不需要和你联系。我想以他们两个对我的信任,绝对不会再究根问底。”

“要不你从现在开始就留在这后院里,砍柴烧火,顺便给前面端茶送水,就是要受点委屈,有些人吸了大烟之后可能会欺负人。不过我会适时保护你的,你不用担心!”皮蛋说。

“不用担心,皮蛋,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徐碧城低下头微笑着说,脏兮兮的乞丐衣服包裹着她娇小的身躯,可是现在她的心里却充满了明媚灿烂的阳光,唐山海回来了,重生了!这对于她来说仿佛整个世界又焕发出了新的光芒。

“今天在行动处的时候,我感觉到了,那种视死如归的勇气。感觉到了山海给我的力量。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轻松这样开心过。皮蛋你知道吗?当山海消失的时候,我感觉全世界都仿佛要离我而去了,所以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死亡。可是上天眷顾,山海重生了,我们的生命从那一刻开始就已经融合到了一起,不分彼此,现在我想,我已经是一个真正拥有信仰和忠诚的战士了,真的,我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加强烈的期待成为同山海和陈深一样的战士!”

“……”皮蛋想要说什么,可是他发现自己的声音哽咽了。所以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看着徐碧城那沉浸在幸福中的脸庞,眼框中有了些微的湿润。

唐山海不仅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也改变了他所爱之人的命运,这在乱世中,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啊!对他们来说何其幸哉……

第三十六章

“毕忠良还没有醒过来……”陈深在离开皮蛋的大烟馆许久之后,才对着空气说了这一句话。

唐山海默默听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了解陈深和毕忠良的战友之情,也知道刘兰芝于陈深如同大嫂。

还是陈深自己打破了沉默,“接下来要怎么办?”

“毕忠良伤不致死,他一醒来一定会全城搜捕碧城以及我们的战友,你必须有这个心理准备,不能让亲情绊住了手脚。”

唐山海本想说得更委婉一些,但是,和陈深之间现在已经不需要那么多繁文缛节、遮遮掩掩了,他顿了顿,还是如实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会一直跟着你,他们看不到我,我做事更加方便。你负责明面上的周旋,我负责传达消息和处理紧急事件。”

“那苏三省怎么办?”陈深说:“如果你刚才的判断正确的话,被恶灵控制的苏三省就是唯一可以掌握你行踪的人,他一旦回到行动处,毕忠良不管怎么样,暂时还是会重用他的,那最危险的就会是你了。”

“到时恐怕你就无法自由行动了。”陈深说得很对,现在潜伏在苏三省体内的恶灵借着人体的保护,会肆无忌惮地攻击唐山海。

但是这件事,唐山海似乎没有陈深那么担忧,他说:“你不用担心,我现在虽然只是一级驱魔灵,但是冥界很快就会安排新的试炼,每通过一次试炼,我的能力就会提高很多,很快,苏三省体内的恶灵就不能拿我怎么样了。”

“在等级没有提升之前,我会根据情况和你的指示来办事,就是,无法再去看碧城了,我不想苏三省跟着我找到碧城,所以,这一段时间,碧城的安全就全部交给你了,替我照顾好她。”

陈深轻轻呼出一口气,点了点头说:“你放心吧,碧城不会有事的,她在皮蛋那里打工很安全。”

“在皮蛋那里打工?”陈深的话让唐山海有些迷惑不解。

但很快,唐山海便明了了,他只说了一句:“看来,碧城是真的成长了,李小男说得一点也没有错,我们天衣无缝的保护只会害了碧城。”

“是啊,小男和她姐姐一样,看事情总是那么透彻,可惜,天不眷顾……”陈深有些伤感,说:“我刚才从福寿烟馆出来,就猜到了,碧城变了,她开始变得更像一个特工,她没有急着在我们面前表露想法,而是一直在等待我们离开,我想,我和你一离开,她就会要求皮蛋把她留下做一个小杂役。”

唐山海接下话头说:“这确实是最安全的办法,只不过委屈碧城了。”

此刻,两个男人正走在回行动处的路上,在他们的身后,一双眼睛始终看着陈深的背影,也没有漏掉陈深背后隐隐约约漂浮着的黑色人影。

苏三省在酝酿,下一次他该如何对付唐山海和陈深。

“等着吧,唐山海!我不会再让你有升级的机会的……”

第三十七章

现在有几件事,陈深和唐山海是必须面对的,其中最危险的就是毕忠良醒来之后的疯狂报复。

毕忠良肯定会醒过来,因为徐碧城的那一刀扎在肚子上,并没有伤及要害。

日本人也在观望,如果毕忠良可以恢复,以他在行动处的地位和能力,他们依然会委以重任。

到时,毕忠良第一个下手的就是陈深,这回连刘兰芝都不会帮陈深了。

因为陈深之前在行动处的作为,等于是已经昭告天下,他会保护徐碧城的。所以,这一回他是躲都躲不掉了。

毕忠良虽然碍于刘兰芝的面子不会杀他,但是受到24小时的监控和跟踪,看押在行动出办公室内,那是免不了的。所以陈深的行动会受到极大的限制。

现在陈深所能做的就是顺其自然,能保住一分队队长的职务就已经不错了。至于外围他就顾不上那么多了,只能全权交给唐山海和皮蛋去行动。

和唐山海的魂魄一起快要走到行动出大门口的时候,陈深突然停住了脚步。

“你怎么了?”唐山海在身后问。

“有只老鼠一直在跟着我们。”

“我知道,早就发现了。”

“毕忠良这几天不可能从医院里出来。趁这段时间我还能自由行动,我必须抓紧和上海的地下党取得联系,告诉他们我现在的情况。”

“这些事让皮蛋去做不就行了?”

“不行!皮蛋只是我发展出来的下线,组织上还另外有与我联系的人。山海,我需要你配合我。”

“好,没问题。我现在就去引开苏三省的视线。你自己小心,行动处的暗桩可不止苏三省那一路,小心我们没看见的敌人。”

“我会的。”

说完,两个人立刻分开,各自行动。

陈深继续信步朝行动处大门口走去,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嘴里还轻轻地吹着口哨。

唐山海一边注意着苏三省的动向,一边慢慢地与陈深拉开距离。

等差不多介于两人之间的时候,唐山海迅速地行动了,他利用一级驱魔灵极快的速度,迅雷不及掩耳般的冲刺到苏三省眼前。

苏三省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觉得两眼一黑,一股灼热的力量从他的天灵盖,直灌入体内,体内的恶灵遭受到猝不及防的攻击,刹那间,被迫与人体分离。

苏三省的本体一下子瘫软在地上,恶灵被击出体外几十米远,才险险稳住身形。不过他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本来在恶灵之中就属于高等级的。

反手为刀,蓄足灵力,隔空向唐山海攻击过去,一道白光闪过,唐山海背后的墙壁立刻裂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连里面的砖块都被劈碎了。

但是唐山海已经不在那里,虽然只是一级驱魔灵,对付高等级的恶灵还是非常吃力的。但是唐山海胜在速度奇快。

苏三省体内的恶灵一招到位,扑向地上苏三省本体的时候,唐山海早已绕到了他背后。

左手一把抓住恶灵的后颈,右手手肘向后,手臂平举,火红色的手铠瞬间腾起熊熊火焰。

不给恶灵回头和挣脱的时间,唐山海五指并拢,直接将整个手掌刺入恶灵的后心,刹那间,恶灵浑身燃起熊熊火焰,一把被唐山海扔到地上。

唐山海很清楚,这火只能暂时拖延恶灵的行动,并不能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像这样等级的恶灵,如果正面对抗的话,自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所以,借着恶灵短暂的恢复时间,唐山海迅速带上苏三省的本体,向行动处相反的方向撤离。

在速度上,唐山海占着绝对的优势,他的任务就是把恶灵和苏三省引开,让他们看不到陈深之后的行动。

在离开的时候,唐山海,按照约定给陈深发出了信号。

得到信号的陈深也立刻行动起来,本来悠闲地跨进行动处的脚步,突然之间停了下来,陈深左右张望一下,发现身边没有人监视,立刻撒开两腿迅速跑进了行动处不远处的巷子里,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第三十八章

“好!我知道了,这段时间我们会隐藏起来。不会再与你联络,并等待你的信号。”

与陈深接头的地下党员说完这最后一句话之后,便匆匆离开了他们所在的小饭馆儿,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之中

陈深并不着急,依然在悠闲地吃着桌上的小菜,并叫伙计给他添上茶水。

这里也是他和唐山海约定碰头的地方,他在等待摆脱恶灵纠缠的唐山海前来会和。

现在与唐山海会和,倒变成了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因为没有人能看得见唐山海,只要他们不在大庭广众之下隔空对话,不管毕忠良派出多少密探,也没有办法窥破他们之间的秘密。

时间过得飞快,很快整个下午就要接近尾声了,可是唐山海却还没有回转,让陈深也不得不产生了忧虑。

‘难道他被恶灵困住了?还是受伤了?’

陈深有些后怕,万一因为自己让唐山海再次陷入困境,那碧城还不得恨他一辈子啊!

站起身来,好像若无其事地踱到饭馆门口,陈深不停的在虚空中轻声给出他与唐山海约好的暗号。

但是依然一点回音都没有,陈深内心焦躁不已,唐山海明明告诉他可以应付那个恶灵的,难道唐山海在逞能?

不可能啊!山海不是这样的人啊!

慢腾腾的脚步走到饭馆门口的时候停了下了,陈深对着门外的大街再一次轻声重复他们约定的暗号。

他也不知道该朝虚空中的哪一个方向说话,一双眼睛胡乱的在空气中寻找着。

终于,一声疲惫地回应传进了陈深耳朵里。

“陈队长,让你久等了!”

陈深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赶紧循着声音的方向说:“这里人太多,我们去找个清净的地方再聊。”

虚空中的人有些微微喘息,他没有再次开口,而是跟上了陈深的脚步,迅速离开了饭馆的门口。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入属于地下党的一个隐蔽的小屋子,它就位于行动处后大街不远处的地方。

到了里面,陈深关好房门之后说:“发生了什么事?你受伤了吗?”

“不是!我没事,只是有些累而已。”

“没想到那个恶灵那么难对付,看来,以你现在的实力。对付高等级的恶灵还是有些困难的。”陈深说。

“不是这样的,那个恶灵已经依附着苏三省的躯壳逃跑了,我是因为被冥界召回,所以才晚了那么久。”

一听到这话,陈深顿时兴奋起来了,“难道唐山海,你又升级了?这可太好了!这样一来,对付恶灵和苏三省就没有问题了。”

“可是现在有一个麻烦,”唐山海声音还是显得那么疲惫,“我之前每经过一次试炼,不仅能力可以提高,事后体力和受的伤也能完全恢复。”

“但是,现在不行了,每升一级都会比前一次更加困难,而且体力也不会再次得到恢复,就算是受的伤也会恢复的越来越少,这是能力成倍变强的代价。”唐山海说。

陈深一下子醒悟过来,“也就是说,每一次试炼过后,你都不能再像从前那样立刻行动了,而是需要一段时间来恢复体力和伤势对不对?”

“完全正确!所以现在我必须留在这里等待回复,大概需要一整个晚上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决不能让苏三省发现和找到我,要不然就麻烦了。”

“好!明白了,我会把这间屋子锁起来。不让任何人进入,这间屋子的窗台上有两个花盆,是我留下的联络暗号,你如果可以行动了,就把左边那个花盆拿走,我会时刻注意着这边的动静。”

第三十九章 恶毒的计划

唐山海与陈深的计划是成功了,苏三醒这一道被罢得很惨,但他背后的强大恶灵也不是吃素的。

他夺回好不容易得到的人类躯壳之后,跑出没有多远,就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了,因为在很长的距离范围之内,恶灵和驱魔灵都能互相感受到对方存在的气息,尤其是三等级以下的驱魔灵,很容易就能感知到行踪轨迹。

但是,唐山海的气息没有了,寄居于苏三省灵魂内部的恶灵感到非常奇怪,他扩大自己灵法力的范围,并沿着逃跑的路线回头一点一点寻找唐山海的踪迹。

没有,没有,哪里都感受不到,唐山海速度再快,也不可能一下子离他那么远。

恶灵突然想到,刚才他只顾着对付唐山海,根本没有看清陈深是不是进了行动处的内部,看来,自己是被这两个家伙给骗了,徐碧城重伤毕忠良,只要毕忠良不死,陈深不久之后就会有麻烦。

他一定是让唐山海掩护,自己跑去给同伙通风报信了,他们这样做其实是必然,行动处刺杀事件发生之后,为了找到徐碧城,毕忠良肯定会重点监视陈深的一举一动,这段时间如若有任何人找他联络,都会被当做可疑分子给抓起来,所以陈深必须通知他的每一个同伙蛰伏待机。

恶灵虽然占据了苏三省的身体和灵魂,但是并没有抹去他的记忆和思考能力,所以这些简单的道理他一想就能明白。

看来自己是错过了拿到陈深通共证据的绝佳机会,不过这也不要紧,现在离开行动处并不是太远,以恶灵的速度,虽然比不上唐山海,十分钟之内也绝对可以赶到行动处里面。

陈深通知同伙没有那么快回来,如果回到行动处陈深不在,就代表他确实是另有行动,现在,虽然毕忠良还不能开口,但是行动处内的人除了扁头之外,其他人的眼睛已经提前盯在了陈深身上。

自己回到行动处,只要稍微煽动一下,自然会有人急吼吼地为了争功前去寻找陈深的行踪,他就不信行动处的那些人精会一点消息也拿不回来。

如果能遇到毕忠良的头号走狗刘二宝那就更好了,他可能正在焦急的等待着毕忠良醒来给他下达命令呢,能够忽悠他出动,事情应该会事半功倍。

对付陈深的主意打定之后,恶灵一路往行动处赶回去,一路又把思绪拉回到了唐山海的身上。

始终没有感受到一级驱魔灵的气息,让恶灵确定唐山海没有返回行动处,这也变相证明了陈深并不在行动处的推断。

那么唐山海到底会去哪里呢?恶灵反复给出一个又一个的可能性,又被自己反复推翻了,在毕忠良办公室里的时候,唐山海已经经历了一次大的升级,近段时间内冥界应该不会再找他回去了呀?

不,这也不一定,以唐山海的表现来看,他各方面都非常优秀,现在人世间的各种罪恶,导致恶灵越来越多,冥界迫切需要一批强大的忠诚的驱魔灵来维护人类的安全。

唐山海表现出的英勇和无畏,是很多即将升级为驱魔灵的普通灵魂所不能比,所以不能够排除冥界连续让他升级的可能性。

既然到处都感受不到唐山海的气息,那么只有两种可能:第一就是唐山海用最快的速度脱离了他的感知范围,这一点几乎可以否定。第二就是刚才撵走他之后,唐山海直接被冥界召了回去接受新的试炼,这一点可能性非常的大。

如果真的是第二个原因,恶灵想,自己到底要怎么才能对付他呢?这个恶灵已经在人世间存在了几百年,经验也非常的丰富,以他自己的判断来看,驱魔灵的升级应该是会越来越困难的,等级越高,经受的考验和承受的伤痛也会越来越大。

就在快要回到行动出大门口之前,他想到了几十年前曾经遇到的一次事件,那个时候有一个同唐山海一样的驱魔灵与他缠斗了好几回,自己差点就被杀掉了。

后来有一次,那个驱魔灵在刚刚从冥界接受完试炼之后,就与他直接碰上了,当时自己是非常害怕的,因为那个驱魔灵通过这次试炼就已经升级到三级以上了,也自行拥有了半个人类的灵魂,可以说一招之内就能将他消灭。

不过就在自己想要逃跑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刚刚回来的驱魔灵不仅没有攻击他,反而同他一样转身就离开了,而且速度极快,仿佛也像是逃跑一样。

当时的恶灵没有多想,因为保命是最重要,为了保住性命,从那天开始他就远远离开了当时那个驱魔灵所负责的范围地区。

现在想来,确实是非常奇怪,那么强大的驱魔灵为什么看见他就要走呢?

恶灵渐渐放慢了脚步,有了苏三省精明头脑的助力,他开始有些明白当年之所以会发生那种状况的原因了,刚刚从冥界回来的,接受完试炼的高等级驱魔灵,看见他这个一招就可以被杀死的恶灵没有动手的原因,只可能是这个驱魔灵当时完全没有杀死恶灵的能力。

为什么会没有呢?唯一的原因是他参加试炼所受的伤害,和消耗的灵法力并没有恢复,等级越高受到的伤害就越大。

这就是说唐山海如果真的被冥界招回去参加第三次试炼了,那么这一次通过之后唐山海就应该成为二级驱魔灵,说不定他回来也会带着一身伤痕疲惫。

冥界既然三等级的驱魔灵不给恢复了,那么二等级的驱魔灵很可能也是这样。

想到这里,伴随着跨进行动处的脚步,苏三省嘴角向上扬起,露出一个恶毒的微笑,‘好吧,这一次自己索性胆子大一点,说不定能将他们两个人一网打尽,先回行动处办完事,然后去找唐山海的踪迹,他从冥界回来一定会在这一带附近出现,把灵法力范围扩大到最大限度,不找到决不罢休!’

第四十章

苏三省对特工们的蛊惑非常成功,晚饭过后,好几辆黑色汽车就顶着夜色快速驶出了行动处大门,前去寻找陈深的踪迹。

特工们全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这无疑是立功的大好机会,说不定以后一分队队长的肥缺就归他们其中一人所有了。

但是,包括苏三省在内,他们所有人行动的方向都错了,陈深此刻正在悠闲地从后街进入行动处内部。那里正好面对着唐山海隐蔽疗伤的小屋。

陈深没有选择躲躲藏藏,或者绕个大圈子,是因为他知道躲来躲去反而会暴露想要隐藏的目标,有时候简单轻松更好。

再说,目前行动处内部,除了苏三省之外,稍微有点脑筋的就只有刘二宝了,这个家伙陈深对付他简直易如反掌。

毕忠良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回来,与其让他回来之后再把自己囚禁起来,还不如自己索性主动窝在办公室里面过几天闲适生活。

让他到处去查好了,没有自己的信号,同志们一个也不会行动,徐碧城又有皮蛋保护着,不用担心。

至于唐山海,今晚过后,他就会拥有与那个控制苏三省的恶灵旗鼓相当的实力,今后,苏三省要想制约唐山海,可没有那么容易了。

突然之间,一切仿佛回到了陈深可以掌控的范围之内,这也让他稍稍放松了一点心情。

至于这一次日本人会要求毕忠良怎么做,陈深并不担心,日本人暂时还不会要自己的性命,因为他们还希望自己这个诱饵能够给他们带来更多的‘美味鲜鱼’呢。

现在唯一让陈深感到不安地反而是刘兰芝今后的态度,如果她不再原谅自己,多少还是会有些难过的,毕竟乱世之中最重要的就是亲人,被亲人抛弃的滋味可不好受。

甩甩头,陈深努力不去想这个问题,脚步也踏入了行动处一楼的大厅。

这个时候,大厅的立钟前面正站立着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刚刚蛊惑完特工们,此刻正在等待刘二宝出现的苏三省。

为什么苏三省会站在这里等待刘二宝呢?因为他算定这段日子,尤其是毕忠良还没有从医院里回归的时间,刘二宝绝对不会回家。

他只有两个地方可以活动,一个就是到医院帮刘兰芝的忙,另一个就是留在行动处里面指挥那些特工行动。

山中暂时没有了老虎,猴子就会称王称霸,刘二宝可不是个省油的灯,毕忠良不在,陈深又犯了大‘罪’,日本人那边不把他关进地牢已经是‘大恩大德’了。

刘二宝自然就会暂时成为行动处说话最有‘分量’的那个人,至于一分队的那个小跟班扁头,他当然只能默不作声,尽量让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喽,一不小心惹祸上身可不是好玩的事情。

这个时间,苏三省估计刘二宝一定在医院里面讨好刘兰芝,他没有直接见到日本人的‘通行证’。从医院出来之后肯定会立刻回行动处。

而这里面日子最最难过的还不是他们行动处的人,而是李默群,这个老家伙,侄女成了共产党,又暗杀毕忠良,他再怎么精明,也没有办法管行动处的事情了,保住自己目前应该是这个老家伙唯一要去做的事情。

苏三省和恶灵可以说是在力量和智慧上面得到了完美的互补,随着恶灵控制力加强,原本属于苏三省的情感部分也会逐渐消亡,不再影响他的判断和决定。

而恶灵现在一边思考,一边还在不断扩大自己灵法力的覆盖范围,寻找唐山海的踪迹。

‘一定要在今天晚上找到那个可恶的驱魔灵,将他消灭,日后才能高枕无忧。’恶灵站在立钟前面想着。

立钟所在的地方正好处于行动处的中心位置,在这里,恶灵的灵法力才能够用同样的速度蔓延到行动处外面的各个街区。

可是呆立的恶灵没有发现陈深正在从后门进入,一看到苏三省站在那里,陈深立刻就止住了脚步。

他退出刚刚跨入的大厅,从外围移动到窗口附近,用不容易被发现的姿态观察着苏三省,判断自己要不要进去和他搭话。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苏三省一直都没有移动,就像个木头人一样,陈深很快就明白了。

苏三省在找唐山海,他一定是用恶灵的力量在感知唐山海的方位。这证明了苏三省已经知道唐山海目前的状况,想要趁这个时候干掉唐山海。

管不来苏三省为什么会知道的理由,陈深站在窗口大声喊了一句:“苏队长,你是在等人吗?”

听到喊话的苏三省明显没有预料到陈深会这样大方地出现在他后面,整个人猛地一震,回过头来,一脸被打扰到的表情。

喊完苏三省,陈深重新回到大厅内部,依然是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

苏三省讽刺说:“我还以为陈队长跑到哪里躲起来了呢!”

“没想到我会不怕死,回来吧?怎么样,是不是现在就把我关进地牢里去,等处座回来处理?”

“陈队长说笑了!”苏三省又回头看向座钟,他不知道为什么不想面对陈深泰然自若的眼神。

“我倒是很但心苏队长,徐碧城是你带进行动处的吧,对此,你准备怎么给日本人和李默群一个合理的解释呢?”陈深走到苏三省身边站定说。

“我只是例行公事把徐碧城抓回行动处,我怎么会知道她要刺杀处座呢?”

“这可不一定吧,当时处座遇刺的时候,苏队长你可是一直都站在办公室门口没有行动,到底为什么呢?难道那个时候你完全不想要冲上去救处座吗?嗯?”

两个人就这样把敏感的问题抛来抛去,谁也说服不了谁。

陈深自然知道目前的矛头大多会对准自己这边,他斗嘴的目的是为了分散恶灵的注意力,让他找不到唐山海。

唐山海的位置离行动处太近了,现在也没有办法再给他重新寻找合适的地点,陈深只能想办法拖住恶灵。

不依不挠,陈深继续围绕着他们两个到底谁应该承担责任而与苏三省争论。恶灵感觉到非常的不耐烦,苏三省一分心,他也无法集中灵法力了。

于是,在一个多小时之后,刚刚还伶牙俐齿的苏三省突然就倒在了地上,变成一具尸体。

陈深知道恶灵被自己逼得没有办法,离开苏三省体内亲自去寻找唐山海了,他可不能错过这个绝好的机会。

说时迟那时快,陈深瞬间从怀中掏出一枚带有火照花花瓣的小炸弹,朝着大厅中央的地面扔下去,同时自己迅速扑向行动处后门出口的位置。

爆炸声在行动处内部响了起来,此刻并没有人留守,只有苏三省和陈深两个人,小炸弹将苏三省的尸体炸得千疮百孔,恶灵再也没有办法利用他了。

火照花瓣的气味也让恶灵感到一阵阵的恶心,不得不暂时收手,隐没入角落里面躲避。

陈深完美地避开了炸弹伤害,然后借着冲力向行动处外面飞奔而去。

他知道特工们回来还需要一段时间,现在,苏三省真的不可能再回到行动处了,恶灵需要新的载体,一时半会儿也注意不到他。

利用短暂的时间,陈深要去通知唐山海撤离,然后自己再回来收拾苏三省的尸体和炸弹残片,把一切做到完美无缺。

之后,让毕忠良和日本人去找苏三省吧,他的失踪和自己不会有任何‘关系’,就算毕忠良怀疑,也找不到证据,再说,毕忠良知道是苏三省带回了徐碧城,他畏罪潜逃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至于特工们,只要稍微威胁欺骗一下,他们根本搞不清楚谁是谁非,而刘二宝本来就是个墙头草,对付他有的是办法。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唐山海, 微玄幻, 爱情小说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5-2017 www.qheq.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