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孤独的思考

2018-03-16 09:54 作者:未知 人气: 评论(0

昨夜小城的炮竹、烟花,直到凌晨两点还在零星响着,让人无法进入深层次的睡眠,在浅浅的睡意中,许多久远的往昔,无须剪裁,一个片段连着一个片段,粗糙地在大脑中影像着,一个关联延伸着另一个关联,没有逻辑,没有尽头。
 
不觉中,微微的泛白已挂在窗玻璃上,路灯的光亮在渐渐淡着。翻身坐起,穿好衣服,推开窗户,晨曦已慢慢把天空打开了。一丝又一丝的风聚合着,携着舒坦的清新空气涌进屋内,让人不自觉地深深呼吸。
昨夜除夕放纵的喧闹,也许还在疲惫至极,伴在许许多多人的枕边,掉入黏腻的梦涎里。平时那些伴着曙光而醒的小鸟,也许被昨夜那些铺天盖地的响声惊着了,没有还过魂来,傻傻地站在高楼的某个角落或者孤孤地立于小城中某个小山的树杈上的小窝中,呆呆地睁着双眼。
 
2018年的第一天,在黔中的普定这个小县城,我第一个推开窗户,迎接新一年的晨光,人们都在沉沉的睡梦里,而我却醒着,无边的寂静让我无尽的孤独。
 
岁月又翻开新的一页,在生命的旅途中,无法预料还要走多远,也无法预料还能走多远。时光一点点从指间漏去,抓也抓不住,“……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我背着朱自清先生的《匆匆》中的句子,一点点地用目光,把薄雾拨开,让太阳一点点地从山那边探出头来。新的一天开始了,但也意味着又一天时光即将溜走,时间总是消逝于匆匆的日子,无法慢下来。
 
清洁工人们起来了,分布在各自负责的地段,清扫昨夜烟花和炮竹爆后的残留物,他们扫的很干净,每一个角落都不马虎,他们为了过日子而清扫每个日子,周而复始,打发着生命的时光。除夕被他们扫走了,又有一个新的日子在他们扫帚下诞生。而此时,在穿着反光的黄色马褂的清洁工人的弯腰劳作中,只能证明,昨夜天空曾经有过艳丽的烟花,街道曾经有过无限欢乐的人群。我陡然间明白,读过的学校,工作过的所有单位,以及旅游过的那些山山水水,无论欣喜也罢,自豪也罢,最终只能说明——你曾经来过。平淡或辉煌,犹如烟花与炮竹,最终被扫起来,装车拉走,然后处理,然后消失。
 
小时故乡的田野,小时故乡的清溪,小时故乡蜿蜒的那些山路……,在记忆中发芽和生长,净化着我们的灵魂,但万物有万物的生命周期,人也有人的生命周期,回忆也有他的生命周期,故乡在老去,记忆也在老去,老成一根根白发,挂在双鬓。人生犹如一茬茬稻子,春天下种,然后发芽、移栽,夏天旺盛地布满整个田野,秋天在灿烂的金黄后终归于平淡,收割后的干枯的稻草,或者被牛儿一口口吞于肚中,或者一把火后化为灰烬,最后融入泥土,消散于泥土。
 
时光犹如白驹过隙,一生就像一天,一转眼就过中午,接着是夕阳西挂,无论怎样好强,生命还是如秋天的落叶,慢慢飘逝在时空里,生命静止了而时光不会静止,在亲人短暂的悲痛后,成为左邻右舍拉家常的平台,谈笑中,有谁离去了,又有谁家生了;或者拉张桌子,支取一个大碗,放进三颗骰子,或喝酒或赌钱,成为替主人家坐夜的最充分的理由;再或者约上两桌,哄笑间,促成了一段极佳的捉鸡麻将时光……。然后,尘归尘,土归土。再然后,岁月又翻开另外的一页,该读书的去学校读书,该劳作的继续下田劳作,该打工的继续出门打工,该上班的照常去单位上班……。每天太阳照样从东方升起,傍晚了牛羊自会来家。
茫茫人海,能为你回头的人很少,能想起你的人不多,即使某个特定的人,偶然间能回忆你,但也仅是瞬间。人生就是这样,不容你好恶转移而转移,所以,短暂的时光中,不必计较,不必抱怨,不必厌恨。
推开窗户,挂在山腰的太阳、从阴影中飞出的小鸟、清新的空气,成为我沉静思考的理由。于是,我忽然觉得,应该把每一天都当作最后一天,珍惜手边的分分秒秒,善待有缘遇到的每一个人。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5-2017 www.qheq.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