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凌晨遇女鬼惊魂

2017-12-15 11:54 作者:刘文忠 人气: 评论(0

75年我还在河套老家教书,是个民办教师。家里有20多亩承包地,我教了一天书,连屁股也没有沾在炕沿上,就要去地里拉葵花杆犁地。
 
我吆喝着一对牛,一口气犁了二亩多地,超过了标准,老牛也开始罢工。
 
把犁的套解开,让老牛去吃草,上午邻居家还要犁地。我一看手表,凌晨四点五十,离天亮还有差不多还有二个小时。
 
离地二三里就是二个小海子,不时地传来不知道名字的水鸟的:“嘎--嘎--”的鸣叫声,在空旷的原野里传得好远,好洪亮,就像在跟前。虽然是深秋,还有不怕冷的昆虫在夜里觅食,沙枣树上的小鸟不时扑楞几下子翅膀,引起一阵骚动。
 
一对牛撒着欢,去吃草去了。我没有精力去欣赏海子里水鸟的鸣叫,更没有去注意树上的鸟的骚动,散架的身体靠在堤堰上,就要梦周公了。
 
正在这时,我前边不远处,出现了一个年轻的女人,在朦胧的月色下,妖妖身姿,飘然若仙,身上穿着雪白的衣服,衣服上银色的光点闪闪发亮,正急匆匆朝我走来。
 
我呼吸急促,头皮发麻,每一根都要竖立起来。
 
村里的人们早就传说,这里有女鬼。今天活该自己倒霉,遇上了!我浑身发抖,头皮发麻,下意识地”妈呀“一声,愣在那里。
 
只听女鬼发话了:“刘老师,你家的地犁完了,淌水也不?我家的地就要淌完了。”
 
多么熟悉的话音呀!再看看她熟悉的身体,不由得哎哟一声。我不好意思发作,把自己的学生当成了女鬼。她叫梅雪,去年初中毕业,回家帮助体弱多病的父亲种地。刚才看到她身穿白衣,是身上被白霜覆盖,在月色下发出了银色的光点。
 
一切都真相大白,我从梅雪手里交接过水,把田口子挖开,欢快的流水,哗哗哗朝刚犁开土壤里浇灌。
 
看着太阳就要出来,东边的红霞漫无边际,朝阳的几支光剑穿过远方的薄雾,大地的颜色清晰起来,又是一个艳阳天。
 
刘文忠介绍【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林荫街道关工委常务副主任,著有长篇小说红柳梦三部曲、诗集《紫风铃》《塞上草》等多部;在《社区》《中国黄河》《中国诗歌》《草原》《内蒙古日报》《巴彦淖尔报》《乌海日报》等报刊发表作品1000多篇,百万余字。曾获泸州老窖国际诗酒文化奖、梁祝杯世间爱情诗奖、国家地方政府文化艺术奖。】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刘文忠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5-2017 www.qheq.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